网站首页 > 情感 > 故事:丈夫总是外出,偷偷跟踪我发现他去一墓地,墓碑上写我名字

故事:丈夫总是外出,偷偷跟踪我发现他去一墓地,墓碑上写我名字

2019-11-01 16:23:55 来源:湖江新闻 作者:网站编辑 阅读:143次

我丈夫总是出去偷偷跟着我去墓地,在那里我的名字写在墓碑上(我)

我不记得我是怎么逃出那个地方的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回到办公室,什么也没感觉到。

当政府里的人看到我如此狼狈时,他们非常焦虑,他们围着我大声问我去了哪里,发生了什么事。

管家告诉仆人去找柳岩。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,我想说不。我不想我的嘴张开又合上。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我该说什么呢?过去我不明白的事情突然变得清楚了。

柳岩说我叫沈桑石,其他人用奇怪而隐蔽的眼神看着我。

他如此自然流畅地叫我沈桑石。还有,谁会叫一个如此甜美温柔的新名字?原来我只是以别人的名字命名的。

此时我的脑海里充满了过去的事件:

当我哥哥回到西域时,他说汉朝的平王对我很满意。

当进入长安城时,柳岩握着我的手说,沈三,你的名字将来会是你的。

除了长安城覆盖着红色纱布,柳岩说,这将是你的家。

可笑的是,在我结婚那天,我向他要了一对终身伴侣。

我记得在脑海中走了一会儿。我觉得好像筋疲力尽,摔倒在宫殿门口,开始哭了起来。

如果他尽快告诉我,即使身体加倍也无妨,我肯定会摆正自己的位置,但偏偏他对我这么好,最后打了我一巴掌。

你现在拥有的只是另一个人的。

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房间的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我看见了柳岩。他握着我的手,看见我醒来。他俯下身问我,"你好吗?"

我看着他,泪水顺着我耳蜗的眼角流了下来:“一切都好吗?”

他回答说:“平稳。”

我以为我会哭着大吵大闹,指责他欺骗我,但当我看到他时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问他后发生了什么?

让他和我离婚,让我回西部?

还是让他把自己心中的位置让给我?这太贪心了。

长安冬天过后,我卧床不起。甚至我也经常看宫殿,却找不到原因。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睡觉。

有时我醒来看到柳岩。他总是问我,“你好吗?”

我怎么了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每天在我的梦里,我总是能梦见双坟墓。墓碑上的名字总是出现在我眼前,令我不安。

我问柳岩,“我不会活了吗?”

柳岩看了一眼,皱起眉头:“胡说什么?如果你服药得当,你总会好起来的。”

我突然想对柳岩说点什么。我害怕,害怕我会跟随这个冬天消失,我什么也没留下。

“我妈妈多次写信给我要给你生个孩子。现在想这个已经太晚了。”

柳岩静静地看着我。过了很久,他叹了口气说:“唱了唱...为什么要和死者争论?你会陪我度过剩下的一天。”

我笑了。原来他已经知道很久了。还有,他怎么会不知道呢?怎么会没有人照看这样一个地方呢?甚至我留下的马也被他带回来了。他怎么会不知道?

“殿下,我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名字。你知道我的名字吗?”

柳岩保持沉默。

我告诉他:“巴斯马,这是我的名字。我的名字意味着微笑,但我不应该好奇去窥探你的秘密。我想要一切,但现在我甚至不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柳岩俯下身,把我抱在怀里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“我想让你和我离婚,让我回西域,但我舍不得这个长安城和你。"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那天我说了很多话,说了我想说的话。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坦率而清晰地向他表达我的爱。

我知道他什么都知道,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,时间到了。

后来,我模糊地听到柳岩在叫我。他一会儿叫我桑桑,一会儿叫我巴斯马。我一遍又一遍地回答他,但他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给我,好像他听不见我说话。

最后,他从床上抱起我,拥抱我,跑出门外。

他喊道,“我会找个人,有人能治好你。”

最后,他无力地抱着我,坐在雪地里。我只感到寒冷和困倦,我的眼皮一点一点地垂下来。

当我闭上眼睛时,我听到柳岩在我耳边喊巴斯马。

我笑了。是的,我叫巴斯马,意思是微笑。作品名称:向西看长安,不看家。作者:戈文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相关新闻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 | 

Copyright @ mechatrocit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湖江新闻